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与我们联系,网站建设服务热线:0311-89689818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系我们更多>>

    • 地 址:石家庄市广安大街丰产支路5869号
    • 电 话:0311-89547818  
    • E-mail:email@wuyoufq.com
    • 联系人:张女士   18738457401
    • 刘先生   15036954121
           

皇家娱乐主页 > 电商资讯 >

全国首例电商平台涉反通知义务案二审宣判淘宝

     

  上海一中院认为,投诉方供货商因重大导致错误投诉,淘宝公司在审核过程中存有,导致未及时终止处罚,网店售卖投诉商品存有不当且未积极,亦存在一定,改判酌定网店损失20万元,供货商、淘宝公司和网店分别承担50%、30%和20%的责任,并判令淘宝公司限时恢复网店积分和金。

  2019年3月15日,某淘宝网店被供货商投诉出售假冒商品。淘宝公司收到投诉后,通知网店,要求网店三个工作日内提供材料。

  3月25日,网店向淘宝公司,并提交进货。淘宝公司以购买方非网店经营者、开票时间晚于投诉时间为由,认定不成立。

  5月5日,网店并提交网店购销合同书、发货单、。淘宝公司以购销合同不完整、显示的购买方非网店经营者、发货单未盖章为由,要求网店补充提交材料。

  5月6日,淘宝公司对网店再次作出处罚。两次处罚后,淘宝公司于5月8日对网店实施在线日以售假为由罚没网店淘宝消保金2500元。

  网店认为,淘宝公司的不当处罚导致网店排名大幅下降、网店浏览量大幅减少,销售额也因此大幅减少,故起诉要求供货商撤销对网店的投诉,淘宝公司撤销对网店的处罚,恢复网店商品销售链接,并与供货商连带赔偿网店经济损失120万元等。

  一审法院认为,供货商诉讼中作为提交的产品实物包装与标识是其鉴定报告中显示的正品包装与标识,并非投诉时所称的不同于正品的包装与标识,且庭审中自认因工作疏忽其向淘宝公司投诉时所提供的投诉资料与客观事实不符,故供货商的投诉存在重大,与网店受处罚而遭受损失具有一定关系,依法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淘宝公司未提供证明其已将材料转送给供货商或其已收到供货商向相关主管部门投诉或起诉的通知,在这种情况下,淘宝公司并未及时终止处罚措施,对损失的扩大亦负有责任。

  由此,一审法院判令供货商撤销投诉,淘宝公司恢复网店积分及金,共同赔偿网店经济损失5万元,其中供货商负60%的责任,淘宝公司负40%的责任。

  上海一中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供货商是否为恶意投诉、淘宝公司采取的措施是否不当、淘宝公司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以及侵权责任如何承担。

  首先,网店在两次投诉所涉经营中均有不当行为。不仅以低于合同允许价格销售,还违反《规避信息的认定和处罚实施细则》的,在被投诉的链接下售卖10个商品,违反平台规则。

  其次,《最高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第六条第一款,“恶意”投诉认定可考量“提交虚假侵权对比的鉴定意见、明知通知错误仍不及时撤回、反复提交错误通知等”。本案尚无法证明供货商投诉时提交的检测报告系虚假,且在诉讼中供货商已主动申请撤销投诉,供货商的投诉非属恶意投诉范畴。

  淘宝公司明确,其对网店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暂时中止对网络用户提供服务及扣分措施的依据为《淘宝网市场管理与违规处理规范》《淘宝网关于违规行为扣分及节点实施细则》两个平台自治规则。

  依据《电子商务法》第32、41条之,淘宝公司依法可制定有关知识产权的自治规则。淘宝公司采取的对应措施系基于自治规则中的“售假行为”处置条款,有其合同依据,且无违反法律或有违公序良俗等无效情形。

  首先,淘宝公司主张其行为的主要理由在于,网店提供的不侵权声明不符律要求。就第一次,网店提交的仅有购买方非网店的,也未说明购买方与网店的关系,且开票时间晚于投诉时间,故淘宝公司未启动后续程序于法有据。而网店2019年5月5日提供的除提供购销合同书、发货单、等外,还备注了购买方与网店的关系,相关具有关联性,已可证明其售卖的商品有来源的可能性。淘宝公司二审中也网店提供的的确使其对侵权行为存疑。

  上海一中院认为,在网店提供初步后,其应为有效,但淘宝公司未告知供货商应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者向起诉,且未依法及时终止已采取的必要措施,有违法律的。

  其次,淘宝公司在第二次处理时存在一定主观。第一,2019年5月5日,网店提交材料,淘宝公司告知其应进一步提供,但未明确给予二次补正的时间,随即在5月6日实施处罚,明显未给予网店相应合理的准备时间。第二,作为纠纷解决服务提供者的淘宝公司,在双方都有的情况下,其理应预见到侵权或不侵权都有可能,但淘宝公司却以的方式继续维持已采取的措施,此为。第三,网店提供具有关联性的材料时,淘宝公司适用高度盖然性的审查标准对其材料不予采信,而对供货商侵权投诉所附的审核中,并无投诉商品与检测报告相关联的基本要求。淘宝公司对供货商与网店采用标准不一的证明标准层次,有违公平,实际对网店依法设置了不合理的条件,存在,应承担侵权责任。

  供货商投诉时存重大,应对网店的损失承担主要责任;淘宝公司在审核方面存在,导致错误未能及时纠正,对网店的损失应承担次要责任;网店售卖涉案投诉商品存在不当行为,且在淘宝公司给予第二次补正机会时未积极,直至诉讼,才提供进一步补强,可适当减轻供货商和淘宝公司的责任。

  供货商对网店连续两次投诉导致网店仅能销售5件商品,使其基本处于“关店”状态,造成营业额大幅减少,是考量损失的因素之一。因网店对其年营业额60万元的主张无法提供充分予以证明,结合淘宝公司调取的网店销售情况、处罚措施持续时间等因素,上海一中院酌定网店损失20万元。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