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与我们联系,网站建设服务热线:0311-89689818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系我们更多>>

    • 地 址:石家庄市广安大街丰产支路5869号
    • 电 话:0311-89547818  
    • E-mail:email@wuyoufq.com
    • 联系人:张女士   18738457401
    • 刘先生   15036954121
           

皇家娱乐主页 > 互联网新闻 >

美国互联网将迎巨变:伞230条款真要没了?

     

  “Revoke 230!”5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Twitter上这样写道。那天他正式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对社交的免责条款作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针对Twitter。在那个星期,Twitter连续给他的推文打上了“需要事实核查”以及“内容”的标签,的特朗普直接要关了Twitter。

  按照美国三权分立体制,总统的行政命令并不能代替正式法律,只能对行政部门的执法提出指导意见。换言之,特朗普的命令只能影响到美国司法部和联邦通讯委员会等监管部门,促使他们对互联网公司制定监管,但并不能成为法庭的判罚依据。修改法律则是的职责,行政部门只能提出。

  当然,这只是特朗普报复的第一步。三个星期过去,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美国司法部昨天公布了长达25页的意见书,呼吁美国修改1996年《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款(Section 230),对互联网公司的免责。意见书认为,一些科技公司已经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互联网服务行业已经和1996年出台230条款时的状况完全不同,修改互联网公司免责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

  这几位都是特朗普的盟友,包括佛罗里达州的卢比奥(Mark Rubio)和阿肯色州的科顿(Tom Cotton)等人。美国Axios报道,他们是在特朗普的直接下提出这一议案的。党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更是直接表示,“硅谷监管的时代结束了。我们不会再让大型科技公司躲在这一免责条款背后,竞争对手或是。”

  主笔议案的党霍利(Josh Hawley)声明称,Twitter、Facebook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长期以来借助他们的力量噤声保守派的言论,没有给用户提供任何依据。第230条款已经被各个法庭扩大和改写,给了这些科技公司不必担责的言论(审核)。应该采取行动,确保那些审查和噤声对手言论的不良公司不能享受这一免责待遇。

  Twitter和特朗普的对峙,让一条已有24年历史的美国互联网监管基本法再一次成为焦点。这条只有26个单词的法律条文又被称为美国互联网的奠基石。虽然过去几年美国一直在讨论这该条文,但此次Twitter和特朗普的对峙无疑是这系列立法行动的直接推力。

  到底什么是第230条款?1996年美国《通讯规范法》(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第230条,“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换言之,这些互联网公司无须为第三方或用户在他们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

  为什么会给互联网公司这样一把伞?1995年最初起草这一法案的时候,美国互联网行业才刚起步,微软推出IE浏览器对Netscape宣战,亚马逊和雅虎刚满一岁,谷歌两位创始人刚刚在斯坦福校园相遇。一些开始注意到互联网上出现的各种内容,提出了《通讯规范法》以规范互联网,作为《联邦通信法》的修案。

  根据最初的版本,如果有意在网站上向青少年展示等不适宜内容,网络运营商将面临巨额罚款甚至是惩罚。显然,这是把互联网平台当成电视和等传统来对待。如果这一监管法案通过,那么刚刚兴起的互联网公司必须为自己平台上出现的第三方内容承担责任;他们必须对网络内容进行严格审查,否则就可能面临各种诉讼和惩罚。这意味着新兴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将受到极大制约。

  1995年的一起诉讼案也刺激到了新兴互联网行业和团体。一名匿名用户在互联网公告板Prodigy上华尔街券商Stratton Oakmont欺诈,后者随即以罪将Prodigy告上了法庭。纽约在判罚时将互联网平台视同于出版商,认定Prodigy需要为第三方用户在自己平台的言论承担责任。(实际上,这家券商也的确是骗子,他们创始人贝尔福特(Jordan Belfort)就是电影《华尔街之狼》的男主角原型。)

  对网络监管法案感到高度紧张的团体和互联网行业联合起来,成功游说了和俄勒冈州的两位联邦众议员,在他们起草的互联网监管法案《互联网和家庭赋权法案》(Internet Freedom and Family Empowerment Act)中加入了豁免条款(Good Samaritian),授权互联网公司自己管理网络平台,这就是230条款的由来。最终两院的法案融合在一起,成为了1996年的《通讯规范法》。

  230条款其实包括两层意思:互联网公司无须为平台上的第三方信息负责,互联网公司无须为他们善意删除平台内容的行为负责。这一条款的本意是促使互联网公司主动去监督,净化网络,避免尚在起步阶段的他们遭受源源不断的诉讼的打击。虽然美国最高法院在后续诉讼中以“违反”为由否决了《通讯规范法》的大部分反条文,但这第230条款却一直保存至今,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最大伞。

  这条只有短短26个英文单词的法律条文,给美国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创造了宽容的监管,更为社交的随后兴起铺平了道。在过去的24年时间里,这条法律条文一次次地给互联网公司保驾护航,在诸多和欺诈相关诉讼中而退。此外,互联网公司也得以完全按照自身规则来删除他们认为不妥的内容和账号,免受用户的诉讼。硅谷圣克拉拉大学教授戈德曼(Eric Goldman)甚至认为,230条款造就了现代互联网。

  上周美国的一起焦点诉讼案,就是第230条款免责的最好范例。党联邦众议员努恩斯(Devin Nunes)起诉几个匿名Twitter用户,连带起诉Twitter要求交出匿名账号的真实身份。联邦援引第230条款了努恩斯的要求。尽管努恩斯的律师搬出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但联邦明确表示,总统行政命令改变不了现有法律。在修改法律之前,Twitter依然享有免责待遇。

  在扶持互联网行业壮大之后,这条免责条款也在不断遭受。过去几年时间里,无论是Facebook和Twitter等大互联网平台,还是4Chan和Gab等小互联网平台,都着大量的言论、虚假信息、论等不当内容,甚至有恐怖在社交平台上预告和直播枪击案件。这些极端内容让社交承受着比以往更大的监管压力。

  以被称为“保守派Twitter”的社交Gab为例,这里聚集了大批主张“”的右翼保守派人士,其中不乏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网站上更是着赤裸的种族言论和论。2018年犹太枪击案导致11人死亡,46岁的白人凶手长期活跃在Gab上,甚至在这里预告了自己的枪击行动。但当宾州检察官宣布要对Gab展开调查时,Gab则直接以230条款来回击检察官。

  不过,打击贩卖人口性犯罪等犯罪内容并不属于230条款的免责范围之内。过去两年时间,美国已经就230条款进行了多次听证讨论。2018年通过的《打击性贩卖行为法》打开了缺口,这条法律明确互联网公司有责任举报和移除网络平台上的性贩卖(贩卖人口用于性剥削),否则会面临相关法律的处罚。

  党和司法部修改230免责条款的计划立即遭到了互联网公司们的强烈反对。Twitter表示,取消只会到网络言论和互联网的未来。Facebook发言人称,“特朗普认为我们审核了太多内容,党和机构又说我们做得不够。230条款的存在让我们可以专注于最重要的事情:打击有害内容以及言论。”

  美国互联网行业研究机构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ITIF)副总裁卡斯特罗(Daniel Castro)通过邮件向新浪科技发表声明称,社交公司为许多不同立场的用户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平台,有必要采取内容审核措施,以虚假信息、言论和其他令人反感内容。但这一法案会让社交服务面临一大波诉讼,会严重损害他们有效审核自己平台的能力和意愿。

  卡斯特罗解释说,虽然这一法案不太可能获得广泛支持,但这却是又一次对互联网公司的,互联网经济的法律根基——中间责任条款,从而他们采取公平合理的网络内容审核政策。互联网的话题有待争论,但这种应该专注于减少非法行动,而不是言论。

  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的平台监管项目组负责人凯勒(Daphne Keller)认为,特朗普此举只会严重平台审核内容以及快速响应新出现问题的能力。科技行业机构NetChoice的副总裁萨博(Carl Szabo)表示,这是特朗普对科技行业的一次协调,他们意在绕过的第一修正案。

  如果没有230条款的会怎样?互联网公司将面临无尽的诉讼。如果几位的法案版本得以通过,网络用户可以直接起诉或者集体诉讼,每名用户可以索赔5000美元加上律师费。或者为了避免遭受诉讼,互联网公司会大幅收紧言论审核标准,删除自己平台所有可能引发争议的言论。无论哪种结果,都会直接损害到互联网的发展。

  不过,美国互联网巨头们并不会轻易放弃。每次试图修改第230条款的举动都会遭到互联网公司和网络机构的抵制。如今的互联网已经是美国实力最为雄厚的行业,谷歌、Facebook等巨头每年都会投入上千万美元进行游说,他们也有自己强大的影响力。

  虽然这次修改230免责条款主要是保守派力量在推动,但派同样主张对互联网行业压力,同样多次用取消230条款来威慑互联网公司。尽管目前美国社会两派斗争激烈,但他们在互联网行业上却有着奇怪的共识:目前的互联网存在着诸多问题,确实应该管一管。

  两派对社交都有着强烈不满,但却是因为完全不同的原因:保守派Twitter和Facebook长期保守派的声音,删帖销号的“执法标准”完全偏向派;但派则认为这些社交做得远远不够,他们长期平台上的虚假信息,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有害信息。

  举例来说,Twitter给特朗普推文打标签之后,立即成为了党“”的对象,而党则认为Twitter的内容审核标准还应该更加彻底。Facebook不愿对特朗普争议推文采取行动,扎克伯格因此承受着巨大的和压力。派一直认为Facebook要为2016年特朗普的意外当选负有责任,当时Facebook对关于希拉里和党的各种虚假信息不管不顾。

  值得注意的是,在党提出的议案和司法部的书中,都没有明确要求完全取消互联网公司的免责,而是以“表现良好”作为绑定要求。何意?这无疑是一个利益和立场决定的主观标准。按照党议员的草案,互联网公司不得在执行服务条款时歧视对待用户。

  那么如果Twitter未来继续删除保守派的争议言论,给特朗普的争议推文打上标签,那么按照党议员的理解,这会被认为Twitter是在保守派的,他们就不认为Twitter有资格享受免责条款。但在最初230条制定的时候,并没有要求互联网公司必须在立场上保持中立。美国的修正案的约束对象是公,而不是私人商业公司。

  实际上,提交议案的党霍利去年也曾经提过类似法案,要求美国用户数超过3000万人或者全球用户数超过3亿人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必须保持中立,才能享受到230条款的。按照他的设想,互联网公司是否保持内容审核中立的应该交给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来评估。但即便是美国保守派《National Review》评论员弗兰奇(David French)也认为,这一标准的实施无疑会和不得干预的修正案直接冲突。

  鉴于目前党占据着优势地位,几位党议员在特朗普下提出的这部法案,通过或许没有太度,但随后是否会在顺利通过,则完全取决于佩洛西等党人的态度。一部法案只有两院达成完全一致并且双双通过,才能送交总统签字正式成为法律。

  党佩洛西去年曾经多次,230免责条款本意是扶持科技公司成长的一个礼物,但他们应该有更大的社会责任感,否则这一条款也可能被取消。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今年1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更是明确表示,230条款给了Facebook这些社交平台一把伞,他们不应该享受免受诉讼的待遇。

  就在本周,佩洛西还在谷歌和Facebook利用虚假信息和性言论获取流量从中受益。佩洛西呼吁立法者、科技公司员工、广告商和社会共同努力,施压社交停止虚假和信息。“我们必须向社交高管们传递一个明确信息:你们要对此负责。”

  从目前的态度来看,来自硅谷的佩洛西虽然不满互联网公司目前的状况,但也不至于赞同特朗普阵营这一目的明显的立法举动。毕竟在特朗普报复Twitter之后,佩洛西曾经公开过这种行为。即便出台修改230条款的议案,也会和党人的版本有着显著差别,可能会加入要求删除虚假信息的硬性,而不会将中立性评估包括在内。毕竟,美国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倾向于派的价值观。

  显然,两党都把“取消230免责条款”用作施压互联网公司的手段,就像是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只不过,两派对互联网公司有着完全不同的期待和标准。距离今年还有四个半月时间,很大可能性会出现争议事件和言论,互联网公司很难做到让两派都同时满意。就在今天,Facebook删除了特朗普阵营投放的一个广告,因为其中出现了一个时期的符号。

  不过,未来230条款的进一步修订显然是不可避免的。继2018年立法互联网公司对易和贩卖人口的内容不免责之后,未来美国可能会进一步制定关于、等方面言论的法律,要求互联网公司对这些有害内容承担更大的责任。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