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与我们联系,网站建设服务热线:0311-89689818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系我们更多>>

    • 地 址:石家庄市广安大街丰产支路5869号
    • 电 话:0311-89547818  
    • E-mail:email@wuyoufq.com
    • 联系人:张女士   18738457401
    • 刘先生   15036954121
           

皇家娱乐主页 > 创业经验 >

创业6年成首富8年后“一无所有”!这个男人经历

     

  前首富施正荣的人生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从一个靠知识走出农村的穷小子、洋博士,到万人瞩目的中国首富,他只用了6年。从中国首富、行业和城市英雄到财富与信用双双破产,从天堂到,也只不过短短8年。

  2005年10月14日,纽交所门前升起了三面旗帜。除了美国国旗外,其它两个都是“新面孔”——尚德电力和中国国旗。

  老板施正荣更是名利双收。回国后,他成了征服海外资本市场的英雄。短短几个月后,他以186亿身家成为中国新首富。

  2000年,施正荣回国为他的光伏梦找钱。每到一个城市,他都会说,“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人们大都把他当作骗子。

  在此之前,他只是一家光伏企业的普通研究员,200页的商业计划书也是回国前花一周时间出来的。

  在尚德成立的头几年,施正荣还经常去生产车间视察,他喜欢在食堂和工人吃饭。尚德经营困难,他只领该领工资的四分之一,生活朴素。

  第一个遭殃的是公司第一任董事长、无锡市原经委主任李延人。尚德2004年的净利润是1980万美元,可李延人走时,只带走了一百万现金和一辆开了几年的奥迪A6,并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股权。

  下一个是在施正荣最难的时候帮他的国有股东。公司上市前,施正荣以技术为筹码,大费周章地清退了75%的国有股份。

  他给自己买了近十辆豪车,包括三辆雷克萨斯、一辆宝马、一辆奔驰S600、一辆宾利、一辆虎、一辆沃尔沃……

  他越来越:去参加达沃斯论坛时,专门花20万美元包一架公务机;斥巨资在公司总部建了一面全球最大的光电幕墙;成立“施氏家族慈善基金”,号称一年花6000万做公益,后来却被曝出诈捐……

  ▲1963年,江苏一陈姓农户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却苦于养不起两个孩子,遂将其中一个送给了河对岸一户姓施的人家。 这个孩子就是施正荣,学习是他改变命运的唯一径

  刚做首富的时候,过无锡市高架桥旁那些印有自己头像的巨幅广告牌,他总是怀着复杂的心情低下头。

  2008年底,光伏市场遇冷。在一次新能源行业峰会上,施正荣直接指着诸多同行大佬和官员说:

  “他一开始要很多很多的钱,后来又要很多很多的名,这些都占有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觉得匮乏,想拥有更多。”施正荣的一位生意伙伴说。

  尚德的600万美元启动资金是李延人出面拉来的,土地几乎是无偿的,银行贷款也是一开绿灯。供应链、配套设施、销售渠道……有出面,尚德电力的台子很快就搭了起来,而且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2003年最的时候,当初一起创业的伙伴都走得差不多了。又是李延人出面小天鹅等几大股东,找来5000万资金,并自己的资源,通过无锡市劳动局拿到5000多万低息贷款。

  2004年8月,更新了“可再生能源法”,加大光伏补贴力度。全球光伏市场规模同比增长61%。

  有尚德的成功先例,2006年,无锡市推出530计划:5年内引进30名海外留学归国领军型人才来无锡创业。结果一下子来了1000多人,财政补贴高达十几亿。

  2005年,中国光伏装机容量仅为68兆瓦,2015年达到惊人的16600兆瓦,十年间增长了244倍。中国企业在光伏产业链上全面占据top10的。

  中国光伏业的狂欢直接导致了晶硅原料价格的暴涨:2006年到2008年,成本约20美元一公斤的晶硅,价格直接从22美元一公斤,暴涨到500美元一公斤。

  更大的是,中国光伏产业两头在外:90%以上的光伏产品销往海外;90%以上的核心原料也是靠进口。

  多年以后,人们才意识到,当初顶着高科技的中国光伏企业,充其量也就是“多晶硅来料加工厂”,扮演的是“made in China”的角色。

  施正荣“导演”的这出“的新装”让中国企业家们拿着各大出货量榜单自娱自乐,沉浸在掌声和鲜花之中。最终获得暴利的却是欧美资本集团。

  2008年的金融危机令光伏业的产能过剩矛盾彻底爆发,叠加补贴退潮,硅料价格一暴跌到50美元每公斤左右。早早签下长期供货协议的尚德损失惨重。不考虑存货减值,仅仅因为撕毁供货协议,施正荣就赔了2.12亿美元。

  2012年,尚德的市值蒸发了60%。自2012年7月,尚德发公告称公司因债券欺诈案损失了5.6亿欧元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具过财务报告。

  最后一份财报显示,2012年一季度末,尚德短期借款及将于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贷款合计超过15.6亿美元,而账面资金只剩4.9亿美元,其中2.2亿还因受限不能使用。

  尚德被债务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最棘手的是一笔5.41亿美元的可转债将在当月15日到期。这笔账能否还上,很可能将直接决定尚德的最终命运。

  3月11日,尚德似乎迎来了转机:公司宣布超过60%的可转换债券持有人已与尚德签订了债务延期协议,延期至5月15日。

  可是,3月13日,尚德宣布美国亚利桑那州Goodyear的组件工厂将于4月3日停产,这已经是P2工厂之后,尚德连续关闭的第二家工厂了。

  次日,尚德股价再次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50%,最终收跌19.28%,报收于0.67美元每股,较历史最高点缩水了99%。

  关于尚德命运走势的讨论就像一张紊乱的心电图。两拨僵持不下:一方认为无锡市一定会“救市”;一方则认为债务窟窿无论如何也补不上了,破产板上钉钉。

  3月20日,无锡市中级发布公告称,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无法归还到期债务,依法裁定破产重整,牵扯超过500家债权人,涉及金额超170亿元。

  多家爆料称,2012年初,国开行原本决定继续给尚德注资,前提条件是施本人以个人全部资产做无限责任,他们希望施正荣自己也能拿出目标和态度来。可这一提议遭到了施正荣的。

  无锡市也曾表示,希望他退出在尚德的个人股份,让本地国资公司——无锡国联接盘,同样遭到了施正荣的。

  于是,他一边告诉美国投资者,说自己能让无锡市帮忙到期的5.71亿美元可转债;一边告诉无锡市,说他能搞定美国投资者。

  或许是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的经历给他留下了童年阴影。“缺乏安全感”的施正荣最终选择了“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除此之外,施正荣还被指通过关联交易将尚德的大量财富转移到自己名下。2007年1月,他名下的亚洲硅业,获得了尚德长达16年期限、15亿美元的无条件支付合约。而亚洲硅业直到2009年上半年都没向尚德交付过多晶硅。

  海外,美国投资者起诉施正荣及其高管团队“掏空尚德电力、对关联公司亚洲硅业进行利益输送以及挪用16.8亿美元公司投资”;国内,无锡市国税局认定无锡尚德存在“漏缴税款”行为。

  无锡市高架桥旁那些印有施正荣头像的巨幅广告牌,被悄悄摘下。没人会再把施正荣这个名字与“英雄”二字联系起来。

  巴顿将军说:“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

  对企业家来说,这股反弹力很大程度上源于个人信用。很多时候,企业成败关键,可能不是产品、不是技术、不是人才、甚至不是资金,而是信用。

  2000年前后,孙宏斌和顺驰风光无两,靠着“快、狠、疯”,大有赶超万科的势头。2003年,顺驰销售额超过45亿。

  可2004年的一系列调控政策猛将地产业打入寒冬。孙宏斌流年不利,上市计划搁浅,和美国投资银行摩根的投资谈判也宣告流产。

  为了尽力解决与银行等各方面的债务问题,妥善安排遣散的员工,他不惜丢掉控制权,以12.8亿元的价格转让了顺驰55%的股权。

  史玉柱也经历过破产。当他凭借脑白金东山再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刊登广告,寻找当年的债主,重建个人信用。

  “实际上我王石最大的价值在什么地方?不是我特别能干。这么多年下来,就是我讲信用”,商海沉浮30年后,王石说:“我现在最大的财富就是信用。”

  2014年10月,施正荣的老部下——原尚德高级副总裁龙国柱,注册成立了上海羿仕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研发晶硅薄膜产品。

  2016年底,上海羿仕带着新产品eArche(一款可以附着在建筑表面的光伏材料)进入市场。与此同时,施正荣公开接受了央视《对话》栏目采访。他说:

  之后,施正荣开始陆续在国内的新能源行业峰会上露面。看到自己的出现并未引起太大反感后,他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

  2017年4月,施正荣在以一家名为Energus的公司代表的身份,出席了该公司新产品——eArche的发布会(与上海羿仕是同一款产品)。

  鲜有人注意,2019年春节前夕,中国能源报曾邀请一众新能源大佬新春,施正荣也在其列。这一次,他的落款已经是“上迈新能源董事长施正荣”了。

  直到上个月,施正荣以25亿身家财富重新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上,人们才后知后觉:这位前首富,他回来了。

  5年前施正荣信用崩盘时,吴晓波曾犀利评价道:“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企业家信用已然彻底破产了,在他的有生之年,恐怕很难在中国市场上做成一单生意。”

点击次数: